中国及东亚现代人类族群的祖先在约6万-5万年前

作者: 文学咨询  发布:2020-03-02

图片 1

高星研究员做大会主题报告。 孙自法 摄

成都10月22日电 针对分子生物学主流观点认定东亚最早现代人来自西方,中国及东亚现代人类族群的祖先在约6万-5万年前从非洲迁徙而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22日予以强烈质疑称,有关现代人“出自非洲说”及相关讨论,主要证据来源与论述落脚点是非洲和欧洲、西亚,中国的材料很少被这个假说纳入研究视野,尤其是东方的“早期智人”受到严重忽视,带有很大的偏见、局限性。

他表示,随着研究的深入,尤其是在中国地区古人类研究新材料的发现和新成果的产出,中国乃至东亚将逐渐成为解决现代人起源与演化问题的重点——复原人类起源与演化的历史版图。未来,人类起源的相关研究突破乃至重大理论的改写、创新,很可能发生在中国和东亚。

以“古代文化交流的考古学研究”为主题的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当天在成都开幕,高星以《东亚现代人起源与演化研究的突破与进展》为题做大会主题报告说,近30年间,现代人类起源问题成为学界炙手可热的焦点,在中国及东亚,围绕“多地区进化”和“出自非洲”假说形成两派针锋相对的学术阵营,进行着激烈的学术论辩。

“出自非洲说”主要观点包括:现代人类是有别于直立人和早期智人的一个新的物种;现代人大概在20万-10万年前起源于非洲;非洲是现代人的唯一起源地,其他地区的现代人群都是在非洲诞生的早期现代人群向外迁徙扩散的结果,早期人群包括北京猿人和尼安德特人等,都没有留下后代;在东亚地区,现代人先到达东南亚,然后由南向北迁徙扩散;在中国,现代人大约于6万-5万年前从南部进入并向北迁移;现代人到来之前,东亚本土人群已经因末次冰期而灭绝,距今10万-5万年存在古人类生存的空白。

高星分析指出,人类化石的新发现和研究一方面将现代人在非洲和邻近区域出现的时间提前,早于分子生物学者所推断的距今20万年,另一方面也揭示出现代人与其他化石人类基因交流或共存的证据。

对距今约30万-25万年的陕西大荔人颅骨的新研究表明,该个体表现出古老型人类和早期现代人特征的混合体,所代表的进化世系可能比中国的直立人、非洲的中更新世人群等对东亚地区现代人的形成做出过更大的贡献。

贵州盘县大洞距今约30万-13万年的人类牙齿已经呈现出早期现代人的特征;广西崇左智人洞距今约10万年的人类下颌骨上出现一系列现代人性状,同时保留有古老型智人的特点。这些化石特征说明此时期中国南方和中部存在从古老型智人向现代人演化、过渡阶段的人群,属于形成中的早期现代人。

此外,对距今11万年左右的河南许昌灵井人化石的研究,揭示出古老型形态特征与现代特征镶嵌的特点。而湖南省道县福岩洞发现的47枚具有完全现代人特征的人类牙齿化石表明,在距今12万-8万年间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人在华南地区已经出现,这表明完全的现代人在东亚出现的时间早于“出自非洲说”的推断。

高星认为,东亚地区的化石记录表明,当地现代人的起源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近现代东亚人不可能仅仅是迁徙而来的非洲人种的后裔。他们的祖先既包括非洲人,又包括在不同时期进入东亚的其他人群以及更早的东亚人。

他还反驳“出自非洲说”的东亚本土人群因末次冰期而灭绝观点称,对黄土高原的季风气候研究表明,中国大部分地区在末次冰期期间并不存在足以导致生物大灭绝的极端气候条件,即使在最寒冷的时段仍有很大区域适宜人类和其他生物生存,东亚不存在距今10万-5万年间的人类演化空白。“如果长期生存在当地的本土人群应无法适应气候变冷而灭绝,从非洲热带地区迁徙至此的人群为何能够存活?”

在距今10万-5万年间从非洲的确扩散出一支人群,成为欧洲和西亚现代人祖先的主体人群,但他们只是全球意义上现代人祖先的一个支系。原本生活在各地的本土人群(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也对现代人演化做出一定程度的遗传贡献。

高星表示,遗传学、古人类学和考古学在现代人类起源问题上正在逐渐接近,不同理论流派之间针锋相对的局面正在改变,不同假说的排他性正在淡化,正在向科学真理的方向趋同发展。学术界逐渐意识到,现代人类起源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有关现代人起源研究还处于盲人摸象阶段,还只是在局部问题与材料上做分析和解释,尚无法得出全面、能被普遍接受的研究结论。

他希望推动古人类学与旧石器时代考古学本身的进步与发展,并期待古DNA领域的技术创新和研究突破,尤其是对东亚“早期智人”基因的破译,来帮助揭开现代人类起源的谜团。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91资源站发布于文学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及东亚现代人类族群的祖先在约6万-5万年前

关键词: 皇家娱乐网址 非洲 东亚 谜团

上一篇:我自己给今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打99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