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里沟村

作者: 文学咨询  发布:2019-10-09

图片 1
  一
  在决定回到故乡的前一个夜晚,我彻夜未眠,辗转反侧,心里矛盾极了。一边是有着五彩霓虹的闹市,一边是由大山围起的一口井,井底就是我的故乡,我的村庄。
  我是大山里走出来到繁华城市求学的农村孩子。可以说,我是山的儿子,是山脚下的泉水哺育了我,是山的坚韧给了我坚强,也给了我朴实。
  阿爹是个城市知识青年,当时为了响应毛主席号召,是首批知识青年下乡,到我故乡所在的小学任教,阿娘是个美丽漂亮朴实善良的村姑,与阿爹一见钟情,但遭到阿爹父母的强烈反对,以至于和他断绝了一切关系,所以至今我也不知道爷爷奶奶的姓名相貌年龄职业等等。
  生我养我的山村叫七里沟村,听到这个村名时,有些人会发出惊叹。啊!这么长的沟呀,景色一定很美吧?还记得第一天去省城大学报名时,我在填我的地址时,身边的一位女同学发出惊叫:啊!七里沟村,七里沟真的有七里吗?莫非是东非大裂谷?显然,我的故乡是比不上东非大裂谷的,真如果能比得上,现在早已闻名全球了。只不过是这位城里长大的女同学没见什么山,更不用说沟了。
  发出惊叫的这位女同学就是我上大学以来同窗五年又是同桌的舒心同学,名字很好听,人如其名,让人看着就会产生舒适悦目的那种美丽女孩子。
  舒心,你还好吗?眼前又浮现舒心的甜甜的美丽笑容。我有种心痛的感觉,是那种酸痛久久不能好的感觉,我想留下来,通过我们的奋斗,我要在城里给你买高楼大厦,我们要有我们的幸福生活,我们要永远相互依偎相互厮守在一起!
  清晰地记得,前五年的八月份,已是秋天了,山坡上有红色的枫叶,黄色的梧桐叶,还有其它叫不上名字的树叶,在秋风中起舞,山雀在树丛中唱歌,山脚下的小溪水是和声。我们七里沟村共有三十多户人家,我是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那一天,全村的老少爷们送我走完长长的七里沟,直到村口,看到我上了村口外的公路上的汽车。阿娘已是满眼泪水,阿爹个性强,他脸上显现的很多的是刚毅,常教导我说:男儿有志在四方。还有那英子,是我邻居张大婶的女儿,我们是发小,又是同班同学。只可惜在上高三的时候,她阿爹在煤窑出了事故,她含泪被迫缀学。她像我年轻时的阿娘,是七里沟最美丽的姑娘,像当年我阿娘迷倒省城来的知识青年我阿爹一样,她也迷倒了我。那时,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特别是我们出村到离村几十里的镇上读书时,她抽课外活动时间给我洗衣服,令全班同学羡慕,私下悄悄说我们是青梅竹马。还有那一次下大雨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家,走到村口那段泥石流时,我牵着她的手,但因太滑了,她滑倒在我的怀里,弄得我们满身是泥,但我们脸上都露出了羞涩的笑容。英子,你哭了吗?透过车玻璃你的两条粗又黑的长辫子是我永远的记忆!
  一走就是五年,五年里,我和阿爹阿娘还有英子的联系方式就是电话。阿爹阿娘说:村里的乡亲们都盖起了两层楼房,我听了哈哈一笑,说不相信。英子给我打电话说:她家牵了网线,我听了感觉很陌生,我到网吧一上网,果然看到了英子美丽的笑容,变得更美丽了,笑得是那么单纯,像山脚下的溪水潺潺之声。五年里,我利用寒暑假时间,在省城这座人如蚁群的城市里给人做家教家政扫马路送气送水等等,只要能挣钱,我不怕累,因为有一句话刻在我的骨子里:我是山里人!
  也不知什么时候我又转到繁华的街道,人流川流不息,因为是夏天,城市仿佛没有了夜晚。善男信女相互挽着手,白发苍苍的老人也相互依偎着,城市越来越浪漫了。是什么样的感觉让我又转到了舒心的楼下?这是一栋三十多层有着电梯的豪华型楼房,直冲云宵,所有单元房都复式楼。舒心的家住十二层,第一次我以同学的名义被舒心带到她家里,我被她家里的豪华装修惊得目瞪口呆,就像舒心听到我们那里的七里沟时的表情一样。我频繁地上卫生间,大便之后,竟忘了用水冲,被舒心妈发现后的不悦弄得很尴尬。自那以后,舒心热情地约我去她家时,我都用各种理由推辞掉了。十二层的窗户是亮着的,那是舒心的房间,尽管我只去过一次,但屋里的布置我还是牢记于心的,舒心的床上有一个很大的胖娃娃,窗户有风铃和千纸鹤。舒心,你睡了吗?我在心里这样问道——灯明明是亮的,我明知故问。这豪华的楼房是多么美啊,但钢筋水泥又是多么地坚硬!像我面对的残酷现实!
  我含着泪又默默地走开了。我爱我的祖国,更爱我的故乡!
  回到宿舍,室友都已经熟睡了,我轻松地上床,摸出笔俯下身,热血沸腾,不再想舒心和英子,把我的故乡和祖国想到了一起,写下了如下的诗句:
  
  故乡啊我的祖国
  
  古渡口已成为历史
  撑船老人已逝去
  我是一座桥
  年轻的生命横跨故乡的河啊
  两脚和头颅紧紧攒住
  紧紧攒住此岸和彼岸
  我就这样爱你啊
  故乡啊我的祖国
  
  黛青色的石板已成古老的歌瑶
  泥泞的小径不再粘滞我的脚
  我是高速路铁路村村通公路
  背脊朝天脸贴黄土啊
  四肢深深插在
  深深插在大山的根部
  我就这样爱你啊
  故乡啊我的祖国
  
  老井已经干涸
  摇痛双臂的辘轳已成朽木
  我是一座水塔
  以站立的姿势站在高高的山顶上
  心在胸腔中激烈呼吸啊
  激烈呼吸着新鲜的水体
  我就这样爱你啊
  故乡啊我的祖国
  
  低矮的茅屋哪去了
  栉比的楼群赛过了群山
  桐油灯盏哪去了
  霓虹灯赛过了天上的星星
  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啊
  美丽的风景尽在这儿显现
  金黄色的麦穗绿油油的秧苗啊
  是我脸上饱含深情的笑容
  我就这样爱你啊
  故乡啊我的祖国
  
  在我的心中,故乡就是我的祖国!写罢,已经一点了,我合衣而睡。
  第二天,我毅然走进省教育厅的大门,在我的去向和意愿上写下了几个坚韧的字:大学生村官。
  像我的阿爹当年毅然写下的几个字:知识青年下乡。
  
  二
  
  没几天,我的通知就下来了。省里的通知下达到市,我又到市里报到,市里的通知又下达县里,我又到县里报到,县里的通知又下达到乡里,我没有直接到乡里报到,而是先悄悄地回到了家乡。
  曾经多少无人的夜晚,我在大学的校园里,躺在草坪上,仰望天空中那轮圆圆的月亮,想阿爹阿娘,你们的身体怎么样了?还健康硬郎吗?儿不孝,儿让你们在家受苦了。想英子,像山泉一样清纯晶莹剔透的英子,你还好吗?那两条粗而黑的长辫子是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月是故乡明,每当思念袭击着我的时候,我就对着月亮诉说,我把阿爹阿娘还有英子当作那温柔的月亮。此时此刻,他们也正对着月亮想我吧?
  五年了,阔别了五年的家乡,日思梦想的家庭,真的像阿爹阿娘描述的那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吗?像英子说的那样都连了互联网吗?
  在县城回镇上的路上,路全部铺成了柏油路,车行的很平稳,我的思绪又透过车玻璃飞得很远。想起我和舒心没有饯行的离别,在心里一遍遍默念:不是我不喜欢你,在我的心里,你永远就是天上的天鹅,我真心希望你能飞得更高更远。还记得我第一次去哪儿吗?我造成的尴尬就如我给你的带来的耻辱永远烙在我的心里,也许你不在意,但现实是残酷的,我衷心祝福你一生幸福平安。永别了,舒心,美丽可爱的女孩。
  越靠近故乡心情越激动,这次决定回来是我个人的意愿和主意,没有争取阿爹阿娘的意愿。我悄悄地去正如我悄悄地来,我要给父母和英子带来一个惊喜。昨天我在县城报到之后,我又利用我寒暑假挣的钱给父母买了衣服,当我想到给英子买什么时,我犹豫了半天,最后给她选了一个很别致的发卡,上面有两个翩翩起舞的蝴蝶,我要亲手给她戴在头上。
  车在村口停了下来,我取下行李,没有急着回去。站在村口,我要凝思。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条水泥路,足有四米宽,像一条白色的带子,或者说像一条白色的大莽蛇,是《白蛇传》中的那种白蛇,蜿蜒着逶迤着伸向沟里,这是村村通公路。记得自己还在大二的时候,阿娘就打电话说咱村修了村村通公路,一直通到我的家门口,连自家门口的晒场都都铺成了水泥晒场,晒粮食时不再有石头和土疙瘩了,阴雨天出门不再换筒子鞋了,不再走那泥泞的泥石流路了。路两旁都栽上了刺柏,一年四季常绿,像个哨兵似的守护着村子,说是哨兵,其实现在根本用不上哨兵,那只过是一道优美的风景。
  进入村口约摸二里路,建起了一座石拱桥,连接沟两侧的村民,桥上有拦杆,桥下小溪在潺潺地流。就是在这桥的地方,原是一处泥石流,下雨的时候很泥泞,像很的玉米糊很滑,小孩子是不敢走的,大人也常很小心地走,村里耿大爷就是下雨天从这儿滑到沟底,被滑的血肉模糊一命呜呼了,所以村里人称这个地方叫鬼下坡。还记得我在前面提到的我和英子俩差点儿从这点儿滑下沟底的,幸亏被半山上的一棵树挂住了,也就是这件事儿,让我更坚定了信念,我和英子是患难与共过的。
  过了桥,在桥的另一侧有一处小商店,上面写着几隶书:桥头商店。红砖绿瓦,房子盖得很别致。我有点儿渴了,想去买一瓶水喝。当我走到店跟前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正爬在桌子上敲击着键盘握着鼠标。我敲了敲窗台以引起那姑娘的注意。姑娘突然抬起头,我目惊口呆,是英子!柳眉杏眼,白皙的皮肤,高挑的鼻梁,洁白的牙齿,就是没有了两条粗辫子,头发披到了后背,像瀑布。英子见了我,惊叫起来:“泉子哥!”我的本名叫王山泉,是父亲给起的,要我像山泉一样清澈单纯。随之她的脸色微红,双眸低垂,有两滴泪水流了下来。我一慌,想试着给她拭去泪滴。这时,张大娘从里屋出来,见了我,赶紧给我搬座倒茶递瓜果。罢了,又拍拍我身上的灰尘,嘴里不住地喃喃地说:一点儿没变,一点儿没变,还是老样子。
  此时已近中午时分,张大婶忙到厨房去忙了,对英子说:“你去把你大爹大婶叫下来一起吃饭。”
  因为阿娘的出现,英子早已恢复了原状,又活泼起来了。对着我叫道:“泉子哥,你陪我一起去。”
  我求之不得。
  我们一路又有说有笑,山雀为我们歌唱,溪泉是和声。
  “英子,你什么时候当起了老板?”我打趣道。
  “泉子哥,你笑话我,你看我像老板吗?”英子娇嗔着。
  “英子妹,我不是那意思,是说你蛮有经济头脑的。”我忙纠正道。
  英子一听这话,咧嘴笑了。英子说自她缀学回家后,想出门打工,可阿娘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就没出去。她就天天上山挖药材积攒了一些钱,当村里修路修桥的时候,她就借此机会在桥头开了商店,开始修路队在的时候生意可红火哟,现在每年挣的钱也够我和阿娘花。
  “泉子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村口开个店吗?”英子突然问我,目光火辣辣的。
  “等我呗。”我又打趣道。
  “你说对了,是真的等你,我想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英子突然严肃认真起来。
  那火辣辣的目光,是期盼的目光,是少女情窦初开的情怀,我从后面轻轻地拥抱了她,任微风吹拂,听小溪歌唱,静静地静静地……
  良久,山上突然飞起一只野鸡,咯咯咯地叫,像是被狗惊起的。
  “泉子哥,你走五年了,我们七里沟的变化大了。”英子首先缓过神来,改变了话题。
  “这是意想不到的,太大了,曾经你和阿爹阿娘在电话说的我还不相信呢,真是眼见为实啊。”我感叹着。
  “你真是读书读呆了,我天天看电视看新闻,习总书记说:要带领我们全面奔小康。市长还到我们这里来了,说要把我们村建设成小康村,全市的模范村。为此,我还写了一篇报道了,发表在市日报上,题目是:市长来了,我们的春天来了。还受到镇长的表扬呢。”英子得意地说。
  她说这话我相信,因为她上学的时候,语文成绩最好,写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班上读呢。
  “变化真大!变化真大!”我发出如此的感叹。
  沟两边一律是两层小洋楼,墙臂上都贴上了白色的瓷砖,在阳光中熠熠闪光,窗子一律是铝合金窗子,线绿色的玻璃映着明媚的阳光,楼顶上都盖起了隔热层,灰褐色的琉璃瓦像鱼鳞一般耀眼,还有那镶有羊角的马头墙飞檐翘臂。沟两边都用石头磊起来的,非常结实,内部是田地,此时稻子正在抽穗,稻花的香气一阵又一阵扑鼻而来,就像英子身上那种特有的香味。
  不一会儿,就到了我家,我家在七里沟的中间,离英子家只一里路。我家也盖了新房,和上面描述的样,只是我家的房子和其它人家的房子是屋连屋,统一规划的,沟两边只有两排房子,原来的独门独户的瓦房和茅草房都已经不存在,要不是英子给我指哪栋屋是我的,我还真不知道那栋房是我的。英子还说沟上头的十几户都已经搬到这里来了,现在这里可是大院子,像镇上的街道,连成片的房屋前还装有路灯呢。我顺着英子的手望去,沟两旁人家的屋关装有十来盏路灯。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91资源站发布于文学咨询,转载请注明出处:七里沟村

关键词: 皇家88平台 编辑 www vsread

上一篇:我希望自己在写作的全过程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