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利荣于2005年8月参加工作

作者: 教育在线  发布:2019-09-05

本报讯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陕北榆林与鄂尔多斯一样因煤炭而暴富的地区,近年来一直也是“新闻富矿”。5月初,网爆府谷县司法局局长李瑞华、副局长刘利荣涉嫌学历造假,上升途径存疑等问题。5月22日,府谷县政府对外公布了处理结果。如今,当地政府已不愿再对记者谈及此事。

记者在当地采访获悉,造假事件的当事人刘利荣是“煤二代”,李瑞华虽非“煤二代”,却也与当地煤老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一个煤炭行业占据当地GDP七成以上的县,这样的造假事件令煤老板与当地官场的关系变得敏感起来。

“弄身制服比啥都重要”

根据此前府谷县委组织部提拔干部的公示资料显示,刘利荣27岁,府谷县新民镇人,2005年8月参加工作,大学专科学历,2009年调至府谷县司法局工作,2010年被提拔为司法局副局长。这位80后“煤二代”的“火箭式升迁”令人瞠目。

5月22日,府谷县对外公布的处分中明确了刘利荣学历造假的事实。按照当地政府的说法,刘利荣于2005年8月参加工作,其高中、专科文凭全系伪造,高中文凭为自行伪造,大专文凭和学籍档案则从西安购买。

根据记者的采访,刘利荣为府谷县新民镇芦草畔村人。2000年,正读初二的刘利荣辍学当兵。5年之后,他重回新民镇,身份是当地镇政府的司机。

2008年,刘利荣成为新民镇司法所助理调解员,由一个临时工转为国家编制人员。一年之后,他调至县司法局,正式任职府谷县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2011年6月1日,刘利荣甚至被授予陕西省“五五”普法先进个人。不过,这一切皆因其为“煤二代”。记者采访获知,刘利荣的父亲刘五儿是府谷知名的煤老板,资产过亿,其伯父刘彪同样是当地著名的煤老板,为当地市、县政协委员,影响一方。

但在当地政府的处理公告中,刘利荣的“煤二代”背景被隐去。当地政府的对外说辞是,刘利荣的升迁源自两次组织“把关不严”。

榆林市一位长期观察当地官煤生态的政府人士向记者透露,在陕北榆林一带,像刘利荣这样混迹官场的“煤二代”并不少见。许多年轻的80后甚至90后公职人员每月工资不到2000元,但开的是奔驰、宝马、路虎。

这位政府人士说,这些“煤二代”进到单位多是在没有技术和无关紧要的岗位,有的做临时工,“比如有个在司法系统当司机的二代,他一月就1000元工资,上班开的是单位20万的车,下班却开自己家的奔驰和宝马两部车。” 根据他的观察,这些人进入到司法系统的比较多,比如某区法院的法警队、市容执法大队等单位。“弄身制服对他们来说比啥都重要,即使是伺候人,也总觉得自己和政府有了瓜葛。”这位政府人士说。

这一诱惑不只吸引了榆林的“煤二代”。中国“富二代”蜂拥从政现象已逐渐浮现。上海交通大学(微博)管理学院教授余明阳做的一项调查显示,有82%的“富二代”不愿意接班,而是像国内大学生一样热衷于考公务员(微博),他们的理想是“当官”。

“有钱不也得听领导的吗?”

前述榆林市政府人士在分析这种现象时表示,榆林的煤老板是凭借特殊的机遇和凭钻政策空子而暴富的,他们在成为富翁后总会觉得有钱没有势,心里从来就打鼓。为此,这些人就希望下一代能进入到体制内,即使当不了官,心里也舒服踏实。

其次,他认为是官本位主义在作祟。“我见过许多的当地老板,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在官员面前点头哈腰,从心理上对体制存在敬畏之心。另外,富翁也具有让二代进入到体制内的条件,所谓条件也就是有可观的金钱能打通走进体制内的路径。”这位政府人士说。

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余明阳在解释中国企业接班危机的时候称,之所以有这么大比例的“富二代”不愿意接班,更愿意去做公务员等相对稳定的工作,“重要原因是他们看到太多父辈们的辛苦与无助。”因为在民营企业发展中,权力始终是既敬畏又厌恶的影子,而民营企业要想生存必须向这些权力俯首称臣。事实上,热衷“红顶”,热心“参政”,早已是榆林商人的“遗传因子”。

当地政府为了GDP以及高福利(榆林市的神木县提出了免费医疗、府谷县提出了12年的免费义务教育政策等)的政绩,一方面难以摆脱对这些“暴利企业”的依赖,另一方面又急需维系与煤老板的关系。维系关系的最好方式,就是给煤老板们戴上一顶“隐形官帽”。当然,在当地官方的语境中,这通常被表述为“政企互动”。

刘利荣的同事曾对其“煤二代”还来做公务员表示疑惑,刘的回答是“有钱不也得听领导的吗?”据了解,在榆林的“煤二代”中,一部分出国,一部分去了北京、西安等城市,另一部分则在当地进入了政府、银行等“铁饭碗”行业。

分享到:微博推荐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91资源站发布于教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利荣于2005年8月参加工作

关键词: 皇家网上娱乐 煤二代

上一篇:作为家长
下一篇:没有了